菜单

失联44年的老战友终于联系上了

2019年6月29日 - 信游地址

多日来,虞城县邮政局刘集支局邮递员姜福学多方寻找收信人,力促失联44年的两个老战友恢复通信一事,在该县刘集镇、乔集乡和邮政系统被广为传播,大家纷纷称赞他工作认真负责,是个热心人。

12月15日上午,在虞城县城记者见到了姜福学。他看上去20多岁,身着邮政绿色工作服,满脸的忠厚。“事太小,不值得宣传。”姜福学说。事情缘起于11月22日下午,姜福学派送的一封“特别”的平信。信封上写着“邮:河南省虞城县刘集镇六庄村六庄社杨金召收”,下面备注着“寻找老战友”,寄信地址是“吉林省桦甸市交通小区”。信封的背面写着说明:如果本人不在此地居住,请他的儿女亲属代收,并看内情。

“刘集镇我非常熟悉,根本没有六庄村,送哪去啊?”但是,看到寄信人字里行间流露出寻找老战友的迫切心情,姜福学决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他找找试试。于是,他立即驱车到辖区内几个同“六庄村”谐音的“刘庄村”逐一进行了寻找,向各村村支书和村里上年纪的老人打听有没有一个叫杨金召的人。转了一大圈,均说没有此人。他求助派出所和民政部门进行信息查询后,也未得到有价值的信息。傍晚,下班回到家,姜福学心想,何不借助网络试试,就把寻找杨金召的信息发到了微信朋友圈。

没想到,23日晚上还真有人给他提供了消息。此人知道一个叫杨金召的,在东北当过兵,但家是乔集乡六庄村的,不知道是不是寄信人要找的老战友。“我一听,当时高兴坏了。第二天一大早,就急忙开车赶到了乔集乡六庄村,找到了杨金召老人。一番核对后,没想到,寄信人要找的老战友就是他。”姜福学兴奋地说。

收到老战友的来信,79岁的杨金召老人也是异常激动,他小心翼翼地撕开信封,逐字逐句地读着信的内容,双手不停地颤抖,念到动情处,眼角不时有泪水溢出。老人说,他是1964年到东北参军的。给他写信的人叫石义和,是他当年在沈阳军区某部服役时的战友。当时自己是排长,石义和还是士兵,看石义和比较聪明灵动,就对他比较照顾,并推荐他入了党,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1974年,杨金召从部队转业回到虞城老家参加工作,石义和则留在了部队继续服役。因当时通信非常困难,从此,两人就中断了联系。

介绍完情况,当老人了解到姜福学为了寻找自己费尽周折时,颇为感动,执意要让孩子给他2000元钱表示感谢,被姜福学微笑着婉言谢绝了。“为大家服务是我们邮政人员的工作,看到你们老战友联系上之后那么激动、幸福,我也很高兴。”姜福学说。

“前几天,我已经按石义和在信中留的电话和他联系上了,电话里俺两个老头子都激动得不能行,有说不完的话。他说,以后抽时间还要让孩子带着他来看我。哎呀,线年之后,我们老战友还能在有生之年听见彼此的声音。这都得感谢你啊小姜,要不是你恁热心,工作恁负责,我们老战友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了。”电话里杨金召老人对姜福学一再表示感谢。

多日来,虞城县邮政局刘集支局邮递员姜福学多方寻找收信人,力促失联44年的两个老战友恢复通信一事,在该县刘集镇、乔集乡和邮政系统被广为传播,大家纷纷称赞他工作认真负责,是个热心人。

12月15日上午,在虞城县城记者见到了姜福学。他看上去20多岁,身着邮政绿色工作服,满脸的忠厚。“事太小,不值得宣传。”姜福学说。事情缘起于11月22日下午,姜福学派送的一封“特别”的平信。信封上写着“邮:河南省虞城县刘集镇六庄村六庄社杨金召收”,下面备注着“寻找老战友”,寄信地址是“吉林省桦甸市交通小区”。信封的背面写着说明:如果本人不在此地居住,请他的儿女亲属代收,并看内情。

“刘集镇我非常熟悉,根本没有六庄村,送哪去啊?”但是,看到寄信人字里行间流露出寻找老战友的迫切心情,姜福学决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他找找试试。于是,他立即驱车到辖区内几个同“六庄村”谐音的“刘庄村”逐一进行了寻找,向各村村支书和村里上年纪的老人打听有没有一个叫杨金召的人。转了一大圈,均说没有此人。他求助派出所和民政部门进行信息查询后,也未得到有价值的信息。傍晚,下班回到家,姜福学心想,何不借助网络试试,就把寻找杨金召的信息发到了微信朋友圈。

没想到,23日晚上还真有人给他提供了消息。此人知道一个叫杨金召的,在东北当过兵,但家是乔集乡六庄村的,不知道是不是寄信人要找的老战友。“我一听,当时高兴坏了。第二天一大早,就急忙开车赶到了乔集乡六庄村,找到了杨金召老人。一番核对后,没想到,寄信人要找的老战友就是他。”姜福学兴奋地说。

收到老战友的来信,79岁的杨金召老人也是异常激动,他小心翼翼地撕开信封,逐字逐句地读着信的内容,双手不停地颤抖,念到动情处,眼角不时有泪水溢出。老人说,他是1964年到东北参军的。给他写信的人叫石义和,是他当年在沈阳军区某部服役时的战友。当时自己是排长,石义和还是士兵,看石义和比较聪明灵动,就对他比较照顾,并推荐他入了党,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1974年,杨金召从部队转业回到虞城老家参加工作,石义和则留在了部队继续服役。因当时通信非常困难,从此,两人就中断了联系。

介绍完情况,当老人了解到姜福学为了寻找自己费尽周折时,颇为感动,执意要让孩子给他2000元钱表示感谢,被姜福学微笑着婉言谢绝了。“为大家服务是我们邮政人员的工作,看到你们老战友联系上之后那么激动、幸福,我也很高兴。”姜福学说。

“前几天,我已经按石义和在信中留的电话和他联系上了,电话里俺两个老头子都激动得不能行,有说不完的话。他说,以后抽时间还要让孩子带着他来看我。哎呀,线年之后,我们老战友还能在有生之年听见彼此的声音。这都得感谢你啊小姜,要不是你恁热心,工作恁负责,我们老战友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了。”电话里杨金召老人对姜福学一再表示感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