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烈士找到家 ! 一封寄给烈士的信引发的“寻亲

“近日,莒县邮政公司投递部接到一封寄自菏泽张和庄烈士陵园的信,心头又多了一份重任。——为一烈士寻得后人!!这位烈士的家乡,是莒县青山区,47年已撤消,希望大家共同参与进来,找到这位二十六岁就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献身的机枪班班长烈士的家!!47年前的莒县青山区可能在小店中楼寨里一块,但找不到村!!”

事情的缘起是这样的,2月20日,莒县邮政公司投递部的投递员尹世清拿到了一封特殊的挂号信:收信人是72年前牺牲的莒县青山区郭家英河的袁金铎烈士。这封落款为菏泽市开发区佃户屯办事处张和庄烈士陵园挂号信件,希望请邮递员帮忙寻找烈士亲属。信封上称,袁金铎烈士于1947年12月牺牲于菏泽战役,“望邮递员同志再辛苦一下,帮烈士找到家”。落款处留了一个手机号码,归属地是菏泽。

尹世清告诉记者,这封信是2月20日,从别的地方转来的,原打算退回的:“莒县没有信封上的投递地址:青山区郭家英河。”但是尹世清觉得事情比较重大,这封信更像是一份责任,她有义务、也有责任为烈士回家尽一份力。尹世清跟同事商量、并请示领导后,决定在发朋友圈求助,并将将这封未拆封的挂号信照片发到了朋友圈。

3月1日晚上,日照日报社记者第一时间与寨里河镇青山沟社区书记及小店镇青山社区书记取得联系。然而,得到的答复是,在这两个区域,均无袁姓村民居住。

抱憾之余,小店镇青山社区书记赵丽华,在多年的经验中又给记者指出了一个寻找方向:当年青山区覆盖面积广阔,也可能位于长岭镇田家村、葛家横沟村一带。

在记者与长岭镇取得联系,得到长岭镇党委政府大力支持进一步认真核实的同时,寨里河镇与小店镇党委政府并没有放弃,而是在村干部微信群中发出通知,号召更多当地人参与寻找,广泛征集线索,并得到了一致响应。

一时间,“家里老爷子说了,有个青山水库在小店镇后横山东边,是八路军四旅的根据地,有可能是现在坪上村” “‘郭’与‘虢’同音,长岭镇‘前虢家村’‘后虢家村’也应该重点找一下”……一条条线索先后跳了出来。

而在一些其他群中,乃至身在外地的莒籍人,也在热切关注着这件事情的进展,一位目前在浙江大学工作的莒县人也通过微信传回消息,根据图片信息,烈士的家很可能在小店镇一带。

根据相关资料,热心网友甚至查阅档案,将47年前“青山区”所涵盖的近80个村村名(原名)在网上发了出来,为这场寻找提供信息。

一条条线索、一个个村庄,记者逐一联系、逐一核查:寨里河青山沟社区没有袁姓村民,小店镇青山社区没有袁姓村民,小店镇坪家村有袁姓村民但暂时并没有查到袁金铎烈士的相关信息,长岭镇前后虢家村没有袁姓村民,田家村有袁姓村民但是不是烈士的家还需进一步调查……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失望。核查仍在进行,寻找仍在接力。

日照日报社记者拨打信封落款处的电话,接电话的人叫张景宪,菏泽市开发区佃户屯办事处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张景宪,他就是寄信人。

今年55岁的张景宪,是一位“老兵”,1982年入伍,曾参加过边境自卫反击战。2007年,当选为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他是2018感动菏泽年度人物候选人,他十一年如一日坚持帮烈士寻家,他就是“助英魂归故里”事件的发起者之一。

在张和庄社区,有一处烈士陵园,这里长眠着200多位解放战争时期牺牲的烈士,其中136位为无名烈士。1947年6月,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军队由全面进攻被迫改为重点进攻陕北和山东。同年12月28日晚,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由定陶一线向菏泽城奔袭,完成对敌包围后,发起攻城战斗。据史料记载,这些无名烈士参加的战役历史名称为“菏泽奔袭战”,是为策应刘邓大军过黄河而进行的战斗,攻城中,当部队冲击到第三道战壕时,受到敌人密集火力压制,136位战士倒在敌人枪林弹雨之下。人们不知道他们家乡位于何处,也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

2008年,张景宪清明节前夕来到张和庄烈士陵园,看到这里到处荒草丛生、无人打理,十分心痛,连夜组织老党员将陵墓周围清理出来,并商讨如何治理周围环境。2010年,在佃户屯办事处的支持下,张和庄社区将烈士土坟改造成水泥坟墓。2011年,菏泽市民政部门对烈士陵园又进行了升级改造。

“姓名:袁金铎,部职别:华野第八纵队23师67团3营机枪连班长,籍贯:山东省莒县青山区郭家英河人,入伍时间:1945年05月,年龄:24,牺牲时间:1947年12月,牺牲地点:菏泽南关,安葬地点:菏泽城区程庄”。

张景宪给记者出示了一份烈士名册,这份名册由部队军史馆提供,是他帮烈士回家唯一的线年,张景宪“助英魂归故里”的宏愿一发,困难也随之而来:这些烈士生前部队的番号叫什么?他们是参加哪场战役牺牲的?……

张景宪首先查到“菏泽奔袭战”这一线索,马不停蹄地赶到济南荣军医院、北京军事博物馆等地寻求线索,通过以寻找烈士生前部队为突破口,着重查阅一些部队和档案馆的相关资料。

张景宪最终找到无名烈士生前所在的部队,这136位长眠于此的烈士,生前都属于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23师。

为了进一步深挖线索,张景宪又深入到沂蒙山老区、新泰地区、莱芜地区,行程近万里,书信近千封,终于找到一位叫赵忠泰的老人,他是原华野八纵的战士。2010年初,张景宪满怀希望赶到位于新泰市泉沟镇的赵忠泰家中,向老人深入了解当年的情况,确定了这些无名烈士就是“老八纵”的战士。

依靠这一线索,他又找到了菏泽的一位老——今年58岁的刘浩然。刘浩然1975年参军时,所在部队就是由这支老八纵部队改编而来的。经过多年的寻找,烈士们生前所在的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发展到今天,有了新的番号和驻地。

2014年清明节前夕,张景宪赶往该驻地了解情况。部队军史馆里,不仅记载着当年那场战役的情形,还找到了当年的烈士花名册。这些烈士是八纵二十三师,即现在七十七旅的前身部队,共找到94名烈士,其中有详细地址的有86名,安葬在张和庄的57名,安葬在菏泽城南一带的有25名。

找到花名册后,张景宪无比激动,便立即给烈士家属寄信,通过对接、协调,有的烈士家属在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到张和庄。

看到烈士家属在墓碑前祭奠落泪,张景宪非常欣慰,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鼓励。遗憾的是,名册虽记录了烈士的姓名和住址,但时代变迁,很多村庄早已不存在了。

3月2日下午15时,又有信息显示,菏泽寄件人张景宪已经与袁金铎烈士的家人取得联系,记者再一次致电张景宪,却又一次失望地得知,这一信息并不属实。

帮烈士找到家 ! 一封寄给烈士的信引发的“寻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