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人、地址不详 寄给烈士的上千封信如何送达?(2)

龚建厚是龚德营的二大爷,生前没有留下子女,龚建厚的母亲也已经去世近40年,龚家人早已搬出老宅,随着家中和村里的长辈一个一个逝去,知道龚建厚的人越来越少。事实上,新中国成立后,龚建厚的母亲曾去民政部门打听过这个一走就杳无音信的孩子,知道他牺牲的消息,却不知葬在何处。

“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王德建说起那一刻,眼睛发亮。隔着生死和近70年的时光,29岁的邮递员帮29岁的烈士找到了家。第一时间,王德建就告诉了张景宪。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张景宪很快赶到蒙阴县,见了龚德营家族的人。

找到龚建厚烈士的家属,让张景宪看到了书信寻亲的希望。他把一份包括十多位烈士在内的名单交到王德建手上,希望他继续帮忙寻找。和龚建厚的情况差不多,张景宪提供给王德建的原籍地址很多经过行政区划沿革后,归属地已经变更,真正查找起来并不容易。

王德建:只能慢慢看,找到那些同音不同字的单独记起来,从网上查到邮政局的电话,打过去,我说帮忙问问这个村是哪个邮递员送?

王德建:我就想找一位烈士,做一件好事,尽我自己的能力为我们的烈士寻家,也想做点好事,没想那么多,我没事手机百度看看,慢慢查查。

事情在缓慢而执着地进行着,6年时间,张景宪已经从陵园寄出上千封信,西到贵州,南下浙江、广东,北上山西,除了偶尔一些有价值的线索,收到更多的,仍然是退信。86名烈士中,包括王德建找到的3名在内,目前能够完全得到确认的只有11位。

2019年清明节前夕,龚建厚的侄子龚德营和邮递员王德建专程来到张和庄烈士陵园,为无名烈士扫墓。

本网站发布的所有信息均不收取任何费用如遇到任何以本网站名义收取费用的情况请向市政办公厅纪检部门举报

查无此人、地址不详 寄给烈士的上千封信如何送达?(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