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民宿预订增长迅猛 开家民宿到底赚不赚钱

2019年6月28日 - 信游官网

刚刚过去的端午节重叠高考,让民宿又火了一把。来自民宿市场的一份数据显示,今年端午节假期民宿预订量同比增长逾180%。端午节与高考撞车,考虑到民宿居住空间较大,可以做饭,更有利于考生休息,不少陪考家长选择民宿入住。端午节期间,成都、北京、上海、重庆等地的民宿更是供不应求。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开民宿作为一份工作。有人是在“间隔年”做起这份工作,有人当民宿主为了兼职补贴日常,也有人是为了圆自己的一个梦想。不过,当民宿房东并不全是想象中的浪漫,其中冷暖自知。开民宿到底赚不赚钱?开家民宿真实的感受是什么?听听这些开民宿年轻人怎么说。

布依族姑娘曹茜25岁的时候从三亚回到家乡贵州,在乡下万峰林景区的纳灰村,众筹建成了属于自己的民宿。她回忆自己刚从三亚回来,看到纳灰村老宅时的画面秋天的夜里,高原的微风吹过,送来桂树清香,满月挂在枝头,桂花小片的花瓣抖动,闪烁映射微弱的星光,“那一瞬间,我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奶奶就坐在我的身边,帮我赶着蚊子。”

像许多人梦想开一间属于自己的咖啡厅、花店一样,曹茜梦想经营自己的民宿,“那是一个完全我的地方,每一处都印着我的痕迹。”从设计到装修,曹茜学会了砌砖、砌石头、刷墙等技能。

建好后,曹茜把民宿上传到了小猪短租平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找到曹茜的民宿,许多新鲜的生活习惯也被带到了古老的村子,“纳灰村的年轻人多半去了城里工作,村里老人比较多。”2018年,农村淘宝进入黔西南,进村的快递多了起来。每每收货点进来新包裹时,里里外外总围满了人那场面有点像是另一种形式的集市,只不过先前河边的古榕树变成了快递收货点,蔬菜、肉蛋变成了日用品、家电。

“从我自己的经验来说,女性确实是来民宿住宿客人中的主力军最多的是家庭、情侣,也有女性单独出行或闺密结伴来玩的情况,单独来住宿、体验的男性则很少很少。”曹茜希望村里的路能尽快修好。那也是互联网进入乡村的路。

和客人沟通预订信息,退房信息,通知保洁阿姨进行打扫,为自己的民宿拍短视频这是北京一家民宿房东蒋小蕾的日常。

2016年,在北京做人像摄影工作的蒋小蕾经朋友介绍,成为小猪平台的自由摄影师,为房东拍摄房源展示照片。她原本只想业余时间赚些外快,却无意间接触并喜欢上了民宿“那种感觉就像小时候玩过家家,精心打造一个空间,让住进来的人眼前一亮并且感到舒适,心里会特别满足。”现在,这位小猪摄影师兼房东独立经营着5套民宿。蒋小蕾说,做摄影师时,她会跟自己服务的房东交流经营经验;做房东时,又会带着摄影师的眼光去布置民宿:“一边看图纸一边想,这个房间要用什么角度拍、光线和色彩怎么处理、挂上平台该选哪张作首页图。别人认可你的民宿,就如同认可你的设计理念,特别开心。”

当民宿房东上瘾,目前小蕾跟几个合伙人刚刚在春熙路附近开了一间民宿。“当我把它当成事业去做的时候,心态就不是过家家了。我常常会思考怎么样让房子体验更好。”蒋小蕾表示,现在她更像一个做小本生意的小卖部老板,但将来希望通过团队作业,成为真正的民宿经营者,甚至引入资本。尽管在有些人眼里,她没有在稳定的企业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看起来风险系数颇高。但蒋小蕾从来不担心养不活自己,也不赞同刻板的“打标签”。“现在,我的民宿入住率在90%以上,旺季不提前根本预订不上。”小蕾告诉记者,民宿市场最多的客人还是年轻人,因此她的民宿入住50%的客源是从视频社交APP上来的。

“如果兼职开民宿的话,几套房子基本每天都在忙碌状态,可没有那么浪漫。”蒋小蕾告诉记者,以她自己为例,5套民宿就意味着每天差不多有15位客人要办理入住、离开,请人清洁打扫。还要随时为客人解决问题,比如马桶堵了等等。客人咨询交通、旅游路线、周边美食,房主也要耐心解答。

“其实第一批开民宿的房东都已经不在这个市场了,因为市场风向变化很快。”蒋小蕾说,如果只停留在民宿还是家庭旅馆的概念上,靠价位低廉获客,那么经营将很快陷入困境,毫无竞争力。如今民宿已经不是简单的家庭旅馆,更多的是要与当地的景点融合,成为当地旅游特色的一部分。民宿本身就是一个人们旅游的体验之一。民宿的位置离景点是不是方便?装修风格是不是够有新意和吸引力?民宿本身提供的硬件是不是舒适?都决定了这家民宿是不是能成为网红民宿。而这个时代,网红才意味着源源不断的客源。

开民宿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这个梦想能养活自己吗?对于经营收入,小蕾坦言,民宿房主一套房子勉强可以补贴家用,只能当兼职,但5套民宿目前可以生活得不错了。

《2019城市民宿创业数据报告》给创业者算了一笔账:首先看收入,一套城市民宿房源如果定价230元,旺季上调到250元、入住率80%,淡季下调到210元、入住率50%,那么靠这套房源,理想情况下你平均每月能多拥有4485元的额外收入。再来看成本和投入,平均每套房源需要投入3个月租金约6000元、装修成本约5000元、保洁费用500元、水电客耗200元,共计11700元。平均下来,三个月不到即可实现“回本”。

如果为开民宿的房东画像,那么80后与90后绝对是主要群体。小猪短租平台负责人告诉记者,平台房东的平均年龄为36岁,年纪最长的一位房东生于1931年,今年已是87岁的高龄,他在南京有一间自己的民宿,接待过7位客人。而另一方面,来自北京的房东克子,今年21岁,上半年最高单月收入超过7万元,是95后房东中的“扛把子”。

伴随共享住宿被大众接受,房屋共享平台也逐渐孵化了一批小微创业者。来自北京的房东陈科经营两年后,共管理了20余间房源,他日常的入住率达到了85%以上。陈科在2018年上半年拿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笔融资700万元。他将会把这笔资金投入到精细化的运营当中。

城市民宿在近两年迎来了风口。小猪短租平台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平台现有80万套房源,拥有5000万活跃用户。在过去的一年之中,小猪的乡村民宿供给达到了8万套,乡村的业务达到了全年500%的增速,境外供给突破了10万套,境外业务的增速达到了700%以上。在过去的一年当中,除一、二线城市以外,在三、四线城市乃至乡村如杭州临安、贵州雷山也有越来越多的民宿上传到平台。

民宿市场增长迅猛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旅游行业迎来黄金期,国家文旅部数据显示,近年来国内旅游人次以每年10%左右的增速不断增长,2018年有55亿人次参与国内游。

《2019城市民宿创业数据报告》显示,65%的城市民宿用户为90及95后,而这些年轻消费者们更重视性价比,47.6%的用户会选择100至200元的民宿,选择300元以下民宿的用户占比超八成。

数据显示,中国的民宿对酒店渗透率只有2.5%,相比英国的37%还有很大空间。中国民宿市场未来五年仍有6到8倍增长空间,预计到2023年,国内民宿对酒店渗透率将达到15%。(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傅洋)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