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一封寄给烈士的信引发“寻亲”接力 如烈士身份确定将尽快接回“家”

2019年7月14日 - 信游地址

“我们的岁月静好,也是这些被人遗忘的先烈用生命换来的。”近日,常德市民的微信朋友圈发起了一场特殊的寻人接力赛,帮一位名叫万子斌的烈士寻找回家路。

2月21日,一封收件人地址不详的信件被分发到了投递员欧晓英手里,收件人是名叫万子斌的烈士,牺牲于1947年12月菏泽战役。欧晓英想到通过网络找到万子斌烈士的亲属。 2月26日晚,常德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已安排工作人员郭建彬乘坐CZ3773次航班飞往菏泽,27日一早将前往当地对接相关工作,争取早日接烈士回家。

2月21日下午,常德邮政公司分公司南区投递班投递员欧晓英如往常一样,浏览着待派发信件的收件地址,便于区域性集中投递。突然,欧晓英眼前一亮,因为她收到了一封特殊的信件。信件特别的地方在于,收件人是“湖南省常德县安镇小河街万子斌烈士”。信封上写着烈士的牺牲时间和年龄,寄信人还特意注明“望邮递员再辛苦一下,帮烈士找到家”,落款为“菏泽市开发区佃户屯办事处张和庄烈士陵园”。

“我当时线年投递员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2月26日,欧晓英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当她发现这是一封烈士陵园邮寄给烈士的寻家信后,她立马向班长申请专门投递,又在投递小组内部打探常德县小河街的具体位置。多番寻找却无任何进展,欧晓英心急如焚,她便想主动联系菏泽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告知邮件的投递情况,但寄件人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寄件方的心情跟我一样,希望能尽快找到烈士家属。”

欧晓英说,我们的静好岁月,是无数先烈用生命换来的。希望大家能伸伸手指,多多转发,帮一把,送一程,每个人提供一点点线索,也许万子斌烈士就可以早日“回家”了。

按以往的投递规定,信件在7个工作日内内无法妥投,应作退回处理。但欧晓英深知,找到万子斌亲人对他的意义,于是,她想到用网络的力量帮万子斌找家和亲人。

这封特殊的寻人启事发出后,欧晓英的朋友圈被广泛转发,好友们纷纷在留言区询问事件进展。欧晓英介绍,1949年7月29日常德解放后,曾经的常德县小河街变成了沅安路,位于排云阁到武陵阁一带,归常德市管辖,“当时拆迁总人口超过40万人,且距离万子斌去世已经过去72年,寻找难度极大。”

25日,欧晓英带着信件前往常德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及东湖巷社区,社区工作人员提供了10余名年龄在70岁以上的万姓老人个人信息;但在全国烈士褒扬系统中,未找到“万子斌”的相关信息。

26日下午,记者联系上常德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优抚安置科吴开清。“26日晚8点多,我局工作人员郭建彬会带着这封信,乘坐飞机前往寄信地址,核实信件来源,并确认烈士身份、户籍、名字等信息。”吴开清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

26日晚11点多,记者联系上郭建彬。郭建彬表示,目前已到达济南,27日一早将前往张和庄烈士陵园办事处对接相关工作,期望能尽快确认烈士万子斌身份,同时也摸清在菏泽战役中牺牲的所有常德烈士姓名,争取早日接他们回家。

亲爱的读者,如果您知道关于万子斌烈士的相关信息,可与本报新闻热线联系,期待烈士万子斌早日回家。

这名一直不肯露面的寄信人究竟是谁?据媒体报道称,2007年,新任菏泽市开发区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张景宪来到张和庄烈士陵园后,身为边境自卫反击战退伍老兵的他,对素未谋面的战友产生了深厚感情,开始忙着为烈士找到回家的路。

“我余生只做一件事:让英雄回家!”11年间,张景宪先后前往济南荣军医院、北京军事博物馆、菏泽史实办等多地多部门查找资料,并寻访了研究菏泽战役的史学专家和战役的亲历者。截至目前,张和庄烈士陵园已先后为有家庭地址的57人寄信,并已寻找到十余位烈士的后人。

1947年,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23师发起“菏泽奔袭战”,该师所属136位战士受到敌人火力压制,倒在了枪林弹雨之中。现菏泽市开发区张和庄村作为当时的临时战地医院,接纳了众多受伤战士。由于战况激烈,不幸身亡的战士被就地掩埋。

据史实记载,“菏泽奔袭战”是为策应刘邓大军过黄河而进行的战斗。136名战士生前属于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23师。发展至今,该师已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26集团军”,军部位于潍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